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偷香高手 第1747章 做戏

发布时间:2019-09-24 16:22:07

偷香高手 第1747章 做戏

话音刚落,便直接一把将秦红棉从水中给抓了起来,然后另一只手扯过放在大石头边上的衣裳,快速地裹在了她身上。

只可惜衣裳这东西既不是浴巾也不是毛毯,这样仓促间又怎么遮得住,入手尽是白皙湿-滑的肌肤,宋青书心中一凛,急忙收敛心神。

“啊~”秦红棉惊呼一声,一张脸涨得通红,拼命试图挣扎,只不过马上意识到这样一来衣裳愈发遮不住身体,不由得又羞又怒道,“你干什么!”

宋青书脚尖一点,整个人也往山下冲去,一边沉声说道:“现在李秋水和丁春秋要下去看李元昊,李元昊现在是什么状态你又不是不清楚,被他们看到的话事情就大发了,而且这里离戒坛寺并不远,以他们两人的轻功,要不了多久就能赶到,如果等你穿好衣服就来不及了。”这也是他不得不当机立断的原因,若是距离够远,他还能勉强凭借轻功后来居上,可惜这距离实在太近,李秋水和丁春秋武功又太高,他又不是神仙,哪里能耽搁这么久时间。

当然之所以这样做,很大程度还是因为他来自后世的原因,在他看来,秦红棉此时的状态和后世海滩上那些穿比基尼的也没啥区别,而且后世那些比基尼显然暴露得更多,尽管知道有点不妥,但还是本能地以为不是什么大问题。

尽管听了他的解释,秦红棉依然没法这样释然,怒道:“要去阻止他们,你自己去就是了,干嘛非要带上我!”

宋青书苦笑道:“如果你不在那里的话,李秋水他们肯定知道出问题了,那样不管木家的还是你们秦家,都会有莫大的危险。”

听到他这样说,秦红棉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再反驳什么,她虽然脾气火爆,可同样还是在意女儿以及家族的,不然当年也不会因为家族的压力而嫁入西夏木家。

宋青书暗暗有些歉意,其实这样做他也有些私心,希望让李元昊与李秋水等人鹬蚌相争,自己看看有没有机会渔翁得利。

见对方不再说话,宋青书便一路飞驰往回赶,要知道李秋水和丁春秋都是轻功高手,必须赶在他们前面回到房间,而且还需要时间提前布置一下,当真是由不得半点耽搁。

这样就苦了秦红棉了,因为速度太快,身上盖着的衣服几次快要被劲风吹掉,她不得不拼命地拉扯住身上的衣服,可是越是这样暴露得越是多,若非是看到宋青书此时专心望着前方没有看自己,她恐怕早已跳起来拼命了。

为了尽量减少暴露,无奈之下她只好将身子紧紧贴在对方胸膛,可这样一来,她甚至隐隐能感受到对方心跳声,当真是让她又羞又怒,心中寻思着过了今晚,一定要拆散这门亲事,这混蛋太不像话了,女儿跟着他不知道要受到多少委屈。

忽然她浑身不由自主发起抖来,原来她刚刚从水中起来浑身都还有些湿漉漉的,被夜间寒风这么一吹,顿时觉得有一股刺骨的寒意袭来。

正难受之际,背心忽然传来一股温热的暖流,很快流转她四肢百骸,暖洋洋的极为舒-服,她微微一怔便明白过来,这是宋青书正用内力替自己驱寒。

见他明明拼命往回赶路,却还如此细心体贴,一时间秦红棉又心软起来,要拆散他和木婉清的念头不由得淡了几分。

其实她表面性子虽然火爆,但骨子却远不是什么狠辣决断之人,远远比不上外表娇声细语温柔文静的李秋水,甚至连她的师妹,表面上温婉贤淑的甘宝宝她也是远远不如。

要知道秦红棉之所以数次想去曼陀山庄杀李青萝,就是甘宝宝从中挑拨,试图让两人两败俱伤,她却蒙在鼓里不自知,完全是那种傻乎乎替人数钱的。

宋青书如今轻功何等了得

偷香高手  第1747章 做戏

,使出全力的情况下,哪怕是李秋水等人先出发,他也绕另外一条路先回到了房间之中,不过因为从山上下来距离实在太短,没有给他留下足够的赶超时间,所以两人前脚刚到,李秋水后脚便来了。

仓促之间宋青书急忙一脚将昏迷的李元昊踢进了床底,然后一个翻身带着秦红棉滚到了床上,瞬间扯过被子挡在两人身上。

“你!”对方这么近的距离压在她身上,秦红棉只觉得一股莫名的阳刚压迫而来,不禁有些花容失色。

此时李秋水和丁春秋站在窗外,透过缝隙往屋里看过来,因为帐幔被子遮挡,他们一时间也看不清床上的情形。

“咦,你的药是不是有问题啊,怎么屋里这么安静?”李秋水瞪了身旁的丁春秋一眼,有些狐疑地说道。

丁春秋也是一脸疑惑:“不应该啊,服用了那药,不折腾一晚上不会罢休的。”

两人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但又哪里瞒得了宋青书的耳目,他心中一动,急忙对秦红棉说道:“夫人快点发出声音。”

秦红棉一脸懵逼,本能地反问道:“什么声音?”

“就是那种声音……”宋青书快速在她耳边说了几个字。

秦红棉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怒气滔天地瞪着他:“混账!”

宋青书急忙将外面的情况解释了一遍,秦红棉怒气这才消了几分,不过让她学那种声音,实在是办不到。

“夫人,得罪了。”察觉到李秋水两人要进来一探究竟了,宋青书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施展出一阳指戳到了她身上一些大穴上。

“啊~”秦红棉被突如其来那种感觉弄得心头一跳,本能地惊呼出来,那些穴道本就敏感,就是普通人碰都都会让人酥麻难当,更何况对方还是用一阳指这般高明的手法点在穴道上,对方手指仿佛有魔力,一股股灵动的气息打入了她经脉之内,在她身体里不停地乱串,一股暖流直接涌上喉头,以至于她发出的声音又娇又媚,把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窗外的李秋水停下了脚步,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原来刚刚是在休战啊,看来新一轮的战况又开始了。”

宋青书手指点在她身上的穴道,一股股真气不停地涌了进去,秦红棉总觉得这样太过羞耻,本能地咬牙苦忍,可惜越忍体内的感觉越强烈,仿佛有万千只蚂蚁在爬,又像猫儿毛茸茸的尾巴不停在撩拨她的心弦,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嘴里发出了一阵阵让她羞耻难当的声音。

窗外的丁春秋听得口干舌燥:“啧啧啧,这女人真是个妖精,当真是便宜李元昊那厮了。”

李秋水咯咯轻笑一声:“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明里不见人头落,暗地使君骨髓枯。这声音分明是李元昊的催命符,也不知道你羡慕个什么劲。”

丁春秋嘿嘿一笑:“那是李元昊自己快油尽灯枯了,我功力深厚,应当降服得了这妖精。”

李秋水忽然神色一冷:“其他我不管,在李元昊身体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不许你碰她,不然坏了我的大事,休怪我不念昔日情分。”

“那是自然。”丁春秋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气,心中那点旖旎念头早就烟消云散。

屋中的宋青书暗暗擦了擦汗,看来这一关应该是应付过去了,其实刚刚他为了模仿得像,甚至打算动用欢喜真气,那样的话秦红棉的状态绝对能瞒过任何人,可最终他还是悬崖勒马,毕竟想到自己那些红颜知己中了欢喜真气时的状态,真是稍不注意就玩火自-焚。

幸好还有一阳指这个杀手锏,按对了穴道再加上他深厚的内力,勉强也能达到过关的效果。

外面的李秋水又听了一会儿,方才笑道:“你这药当真霸道,看来是我多虑了,走吧,我可没闲工夫在这儿听墙-角,免得勾起一些往事,徒增伤感。”

丁春秋讪笑一声:“又想到师父了么?”

李秋水丹凤眼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下:“你还好意思喊他师父?”

“当年的确是师父他对不起你在先……”丁春秋急忙解释道。

李秋水哼了一声:“行了,我不想提之前的事情。”说完便施展凌波微步,整个人化作一道白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丁春秋贪婪地往屋中望了一眼,然后急忙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待确定两人远去过后,宋青书终于撤回了一阳指的指力,整个人从床上跳了下来:“他们终于离开了,刚刚多有得罪,还望夫人见谅。”

此时面泛桃花的秦红棉却说不出话来,双颊涌现出一片潮红的余韵,眼眸里水光盈盈,仿佛饱含着千言万语,眉梢间的妩媚娇柔,更是让人心神摇旌,成熟得要滴出-水来的丰腴身段横陈在榻上,更是足以让所有的男人窒息。

宋青书看了一眼便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暗呼了一声阿弥陀佛,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陛下,陛下……”

秦红棉浑身一颤,听得出来这应该是李元昊身边护卫的声音,不禁有些惊慌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宋青书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深吸一口气,模仿着李元昊的声音问道:“何事?”

淮北治疗卵巢炎医院
盘锦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玉林白癜风医院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有哪些主治医生
汕头天佑医院最好的大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