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另类经营

发布时间:2019-09-13 03:02:00
李广来到王大成家的时候,王大成正在给妻子煎药。
今天早上,他带着妻子去了县城,找到了一些人传言中的“不再来”诊所,买回了几剂专治风湿病的中草药。
按老中医的说法,他的草药是祖传秘方,保证药到病除。
老中医额头上皱纹成堆,一字一句地向王大成说明张三或李四在某某大医院无法治愈的风湿病,都是在拜访他老人家后,才得已安宁的事实。
王大成拿出一打票子对老中医甩了甩说:“只要你老人家能费心治好我妻子的风湿病,我一定会重重答谢您。”
老中医立即目光炯炯地看着王大成,然后却带着一副生气的口吻说:“年轻人,你这样子很不好,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妻子的病,我一定会给治好的,为患者解难排忧,救死扶伤,是行医人之德。”
看着王大成把票子放回口袋,老中医呷了一口茶又说:“合理收费,拒绝额外干扰,是本人行医几十年的一贯作风。”
王大成朝老中医点点头,尴尬地笑笑,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妻子胡巧芝不再为双膝疼痛难忍,而是象几年前一样走路飞快的模样……
看见李广来了,王大成装出十分高兴的样子说:“广哥,快请坐,今晚怎么有空到我家来?这些天在哪儿发财呀??”
王大成四十出头,比李广大十来岁,之所以称呼他为广哥,是因为李广在本村算个“人物”。从十几岁开始,一直不务正业,干着不法分子的勾当,打斗偷抢,吃喝嫖赌,样样沾手,是个不折不扣的玩命之徒。那年新婚的第二天,被公安机关逮捕后,以抢劫罪判刑八年,让苦命被迫同他结婚的小英守了几年活寡。
改造了几年,不知是表现良好还是疏通关系的缘故,被减刑提前释放了。
李广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黄鹤楼”,递一支给王大成。王大成摆了摆手,他不抽烟。
李广边吞云吐雾边说:“我能干什么,瞎混呗,不能跟你比,你前几年承包了村里的大鱼塘,如今成了大老板,在我们柳树村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
李广说完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些钞票递给王大成。笑着说:“去年从你手上拿了五千元,你点点。”
王大成呆愣着,纳闷了,一向借钱拖欠不还的李广,今天是怎么了,突然主动还钱。
李广靠近王大成,拍着他的肩膀说:“大成哥呀,你不知道,这些钱是我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我要是象你一样有本钱,现在肯定发了。”
王大成有些惊讶地问:“你找到好门路了?”
李广笑笑,又点燃一支“黄鹤楼”说:“跟你说实话吧,这些钱是我赌博赢来的,城里有一个赌博公司下乡了,这几天晚上正在胡庄村开赌,我每晚都去了,赢点小钱回来。”
王大成说:“还是你厉害,每天都有收获。”
李广故意叹了口气说:“唉,陈老五每晚都赢了上万元,没办法,人家有本钱。”
王大成说:“是听说有这么回事,但我对那玩意不感兴趣,只想老老实实地经营好鱼塘。”
李广点点头说:“是的是的,这种事靠运气。不过手气不好时可以少下注,手气旺时可以狠狠地捞一把,人是活的,靠自己把握嘛。”
李广走出门又回头说:“我要赶场去了,不跟你聊了,嫂子还等着你煎的药呢。”

草药忒苦,胡巧芝喝得直摇头。
王大成说:“良药苦口,咬牙喝下去吧,等治好了,我带你去大城市旅游,咱也快活快活。”
胡巧芝稍稍昂了头十分艰难地喝下一勺药说:“即使好了,我也不会到哪里去,家里鱼塘要人管理,要去你一人去。这两年,我什么也没干,治好了头痛病,又患风湿病,家里全靠你一人,你也该歇歇了,放松一下也好。”
王大成嘿嘿笑了几声说:“傻婆娘,我是开玩笑的,哪有哪份闲心呢。”
胡巧芝是一个勤劳踏实的女人,二十岁刚出头就嫁给了王大成,那时王大成家十分贫穷,结婚刚过三天,她就开始带着丈夫干农活。干完农活就到河里撒网打鱼。
王大成在妻子的带领下,经历了数年的劳苦,家里经济状况有了很大的起色,开始有了积蓄,凭着这点积蓄,他们顺利地承包了村里的大鱼塘。
由于勤劳,精心和合理放养,几年下来,家里存折上的数目已在向七位数靠近。
人的身体不是铜墙铁壁,由于劳动强度过大,胡巧芝的身体慢慢垮了下来,成了长年病号,头痛病稍稍好转,风湿病又加重了。王大成带着她进出县城人民医院无数趟,都未见效果。
听人说县城“不再来”诊所的老中医治疗风湿病疗效独特,买回中草药后,王大成期盼着妻子的风湿病早日好起来。
这几年,王大成经营鱼塘确实狠狠地赚了一把,尽管有些人妒忌和眼红,但却改变了以前贫穷被人看不起和低人一等的状况。
财大气粗已在王大成身上有所体现。

赌博公司来到柳树村开赌的那天正好是李广儿子的周岁生日。那天晚上,除了李广的一些狐朋狗友和亲戚,他还请了村里某些人去他家喝酒。请的这些人都是在村里混得还算可以的,王大成当然也是其中之一。
李广在本村算个“人物”,虽然村里某些人不愿跟李广这种人打交道,但不去是不给他面子,也是得罪了他,日后恐对自己不利,酒当然不能白喝,礼钱还是要给的。
那天晚上大约九点钟的时候,李广二叔的司机鸣了一声小车的喇叭,准备载上他二叔回城里去。李广的父母早年就去世了,二叔是他最亲的人。如果没有他二叔,李广现在不可能出现在柳树村,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在蹲大牢。那一年,李广强奸了小英,没有他二叔出面,小英家的人不会善罢甘休,小英更不会成为他妻子。如果不是他不务正业,现在有可能正在城里工作。柳树村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捧李广的场,有大一半原因是因为他二叔担任着城里s局局长的职务。古往今来,有几人不高攀权贵?
李广谁都不服,但却很怕他二叔。
目送着二叔的车子渐渐远去,李广转身喊道:“雷总,准备吧。”
雷总闻迅立即吩咐人搬了一张大桌子,放在客厅中央。
李广接着对大家说:“这位雷总是城里的大老板,性情大方,豪爽,特别喜欢结交朋友。”
在李广的介绍下,雷总一一向大家散香烟。
赌具马上被人拿出来了,三颗骰子,一个底盘,一个盖子。由雷总做庄,围了一大桌。有人开始在下注,有人还在袖手旁观。慢慢地,旁观者也不安分起来,继而把手伸向自己的口袋。红红的大票子来往穿梭于桌面与口袋之间。
李广边下注边扫视四周,接着便来到隔壁房间,拍着王大成的肩膀说:“大成哥,别躲在这里玩麻将,过去热闹一下,你该不会是怕输吧?”
酒已喝了八分醉的王大成听到怕输二字,马上仍掉手中的麻将说:“谁怕输呀,去就去。”
王大成醉酒胡乱下注,连下十次小,中了九次……
接连几天,赌博公司都在柳树村开赌,正如李广所说,有本钱肯定会发,村里大多数人是赢,输了的人很少,王大成手气最旺,庄家雷总输了不少。
几天来,王大成因为专心赌博,把管理鱼塘的事情给耽误了,水体要消毒,饲料要购买,总之,有一大堆繁杂事务等着他去干。他不得不在鱼塘边的小瓦房里住了下来,烧火做饭,起早摸黑,除了去城里购买饲料外,一刻也不离开,他想认真地把鱼塘管理好,因为他心里十分明白,如果不是养鱼,他就没有今天的雄厚实力,在本村也就没有被人关注的人气。
王大成决定认真管理鱼塘,不再光顾骰子。
李广到鱼塘找过几次王大成,王大成推说自己对赌博不感兴趣,前几天只是随便玩了玩而已。
那天下着雨,李广和雷总开着小车来到鱼塘边,几番花言巧语和恭敬姿态,硬是把王大成接了过去。
赌场上烟雾弥漫,雷总叼着香烟,眯缝着眼睛快速地把赢的钱收过来,堆在自己面前。此时的王大成口袋里已经一贫如洗,上几次赢的另加自己的本钱输得分文不剩,还欠了雷总五千元债……
后来的那几天,王大成本来是不想再赌了,可是欠了雷总五千元债,家里又没有现金,为了还那五千元,于是又向雷总借,他想赢够五千元就洗手了。谁知道鬼使神差,赢了还想多,输了又想翻本,几天下来,欠了雷总一大笔,亏得更大了。
雷总十分慷慨,他说:“王老板,没事没事,不急还,手头没现金,尽管开口。”

胡巧芝喝了那些中草药,风湿病不见好转,反而加重了些。
王大成带着妻子再次来到县城的“不再来”诊所责问老中医。
老中医说:“你们别生气,不要着急嘛,喝了那些草药,觉得不舒服,这是好事,一种很正常的反应,药效的缘故嘛。”
王大成问:“那这种反应要持续多久?”
老中医说:“要不了多久,如果你想在很短的时间内好起来,我可以再给你配一些更好的草药巩固疗效,保证她在一个月后走路不会再象现在这样艰难,不过价钱要贵点。”
晚上,王大成把煎好的药端到胡巧芝面前。
胡巧芝边喝边说:“你今天去银行取了不少钱吧?”
王大成不吱声。
胡巧芝又说:“把钱还给人家吧,欠债总是要还的,我早跟你说过,别沾这种玩意,沾多了会上瘾的,赌博给多少人带来了好处?能发财吗??”
胡巧芝用手捶了捶腿,停了一会儿又说:“我们辛辛苦苦地养鱼,赚点钱容易吗?”
王大成继续沉默。
胡巧芝眨着眼睛,泪珠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对于丈夫近段时间的举动,胡巧芝是知道的,但她以为丈夫只是玩玩,不会下深水,也就没有多言,因为丈夫一直是个勤劳节俭的男人。可是,她今天看见丈夫从银行取出厚厚的几沓钞票,心里就明白了。
胡巧芝想着电视剧里的人,还有身边和周围的一些事例,因为好赌的悲惨下场。想着自己被病魔缠身,眼泪就加速地往下流。此刻,她的双腿不痛了,心里的绞痛霸占了身体一切的不适。
赌博公司仍然隔三差五地在几个村庄摇动骰子,时而夜晚,时而白天,没有规律。
顾及妻子的感受,王大成忙里忙外,做家务,看管鱼塘,老实了一阵子。

那天,李广见到了王大成。挡在他前面说:“大成哥,这几天怎么不玩了,陈老五又赢了很多。你有本钱,输不了的,钱生钱,有投资必有回报嘛。”
王大成推开李广说:“我已经输了很多,不想去了。”
李广跟在王大成后面继续说:“就算今天输了,明天可以再赢回来嘛,何况你老兄这几年财运一直很好,你怕钱多了没处花。”
王大成加快脚步边走边说:“我不想赌了,现在鱼塘需要人看管,没空闲。”
别看王大成嘴上这样犟着说,心里还是很想去赌的,他很想把输掉的钱赢回来。
李广的打扰,雷总小车的接送,王大成哪有不去的决心。
王大成瞒着行走不便的妻子,又开始迈向了罪恶的边缘。
那晚,王大成回到家里,在客厅掏出几个口袋里的钞票,慢慢点起数来,才几个小时,赢了三万多元。他心里十分痛快,舒畅,没有什么途径能比这来钱更容易的了。就拿自己养鱼来说,一年四季风里来雨里去,春天刚到不久,为了防止鱼儿患病,成天泡在水里,撒药为鱼塘水体消毒。特别是夏天天气闷热时,很多鱼儿泛上水面来,嘴巴一张一合的,为了防止鱼儿缺氧翻塘,需要开启几台增氧机,一刻也不能离开,自至鱼儿慢慢恢复正常,水面回归原本状态,自己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才得以平静。养鱼确实太辛苦劳累了。待到冬季成鱼出售期,还得操心销路,担心价格。养鱼这种钱不好赚,前几年行情好时确实捞了不少,去年就差多了,今年还是个未知数。王大成边想边把钱一张张地叠齐。此时已过凌晨,他看着这些不需要多大精力和时间搞到手的红色票子,想再赌的 高涨,兴奋得毫无睡意。
雷总近来每次下乡,都会打电话通知王大成设赌地点和时间,或派人开车来接他。
胡巧芝喝了第二次从“不再来”诊所买回的中草药,病情仍不见好转,反而觉得疼痛已深入骨子里。行动开始完全借助于双拐。
王大成的再次反常,她也曾唠叨过几次,但王大成表面上答应收手,暗地里仍然奔赴赌场。
被病魔折磨得坐卧不安的胡巧芝已无心无力管束丈夫,只得任由其愿了。
王大成为了安心从事他新的职业,专门请了两个人为他打工。这样他就可以少和鱼儿打交道,多多地光顾骰子。
这段时间,他的手气很好,所以逢场必赌,从未缺席。就连晚上做梦都是赌博场面的影像,押大押小,红票子在台面上来来去去。他已经上瘾了,仿佛吸毒一般。
把赌博当成了一种职业的王大成,不再为家事操劳,对妻子的病情关心少了,夫妻间的交流与沟通平淡了,他所宠爱的女儿对他的劝说也无济于事。

没过多久的一天,庄家雷总赢了,说要请客,找来几辆小车,把众赌徒带到城里一个叫地下青春的休闲中心。这是一个 服务场所,王大成见势扭头想走,他还没有堕落到玩“鸡”的地步。
雷总急忙拉住他说:“王老板,你干什么去呀?你老婆已经生病好几个月了,进去松松精骨,保证让你舒服。”

共 7 7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十赌九输,文中王大成在李广的蛊惑下渉身赌场,沦为赌徒,妄想通过歪门邪道来发家致富,结果却葬送了多年积攒的家业,输得一败涂地。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可以说这是他咎由自取。归其根源,其实还是心里的贪念在作怪,否则他老婆的病也不会错过最佳治疗时机。一篇生动的反面教材,颇具警示意义,平凡的故事里蕴含着为人处世的大道理,欣赏佳作,荐读!【实习编辑:凤雏生】
1 楼 文友: 2015-0 -19 10: 0:09 恶习害人不浅,人性与良知的泯灭,作品篇幅不长,但却写尽阴暗处的的人生百态,欣赏,问候。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 -21 21:01:40 谢谢老师光临!小孩流鼻血
小孩为什么流鼻血
宝宝口臭怎么办
晚上尿失禁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